星洲基金岁末拨款40万令吉 2000援金济203贫户

星洲日报 全国版 暖势力 21.12.2023 星洲基金会助养学生中,有些家庭的住屋破旧。 (吉隆坡20日讯)尽管冠病疫情已经年过去,经济仍未全面复苏,加上百物腾涨,在社会底层的很多家庭仍常面对入不敷出的困境。星洲日报基金会在这岁末年关,再度拨出超过40万令吉,捐给“情在人间”助学计划下的部份家庭,共203户贫困家庭获得一次性的特别生活援助金2000令吉。 星洲日报基金会副主席萧依钊说,这是星洲日报基金会近五年来第八次发出特别生活援金给受助学生家庭。在“情在人间”助学计划下受助学生每个月获得250令吉的学习援助金,上述2000令吉特别生活援金是额外发出的。 她指出,这些学生皆来自非常穷困的家庭,有些家庭孩子众多,大多数学生的父母以打散工为主,收入不固定,平均每月收入800至1800令吉不等。每年开学前夕,许多受助家长因无法应付孩子的开学费用而发愁,纷纷向基金会求助。 她表示感激各方朋友对星洲日报基金会的信任和支持,让基金会能够有力量去扶持弱势群体, 包括孤苦老人、贫困学生、单亲妈妈及面对财困的老人院和孤儿院等福利机构。 退休姑妈抚养2姐弟 为了让社会人士多些了解贫困家庭面对的困难,我们这里叙述几个受助学生的情况,为了避免报道刊登后,造成他们生活困扰,我们只透露有关“同学”的姓氏。 赖同学今年10岁,家住峇株巴辖,有一个姐姐,今年12岁。寮国籍母亲是父亲的第二任妻子,两人经常吵架,父亲懒散,母亲最后离家出走。 母亲离去后,父亲也随之失踪。两位单身姑妈,已是退休人士,不忍看着姐弟俩被送孤儿院,决定抚养他们。他们靠两位姑妈的储蓄过日子,可是小姑妈于2022病逝,抚养两姐弟的负担落在64岁大姑妈身上,非常吃力。 父亲病逝,单亲外藉母亲为了抚养两孩子,一天打两份散工。 单亲妈妈日打两份工养家 戴同学今年9岁,家住柔佛新加兰,有一个6岁的弟弟,刚上幼儿园。3年前父亲突然失踪,家中生活担子直接落在34岁母亲身上。 父亲走后,他们没能力付屋租,一家三口搬去与外公同住。母亲一天打两份散工,由于她是红斑狼疮症患病,只能在身体没出现状况时,尽量用劳力换取金钱养家。她每天打两份散工,长期处在高压的状况中,得了高血压。 林妈妈是一位单亲妈妈,为抚养三个孩子,一天打两份工作,即便已疲惫不堪,依然把家里和房间弄得整齐乾净。 父逝母患病靠接济度日 张同学家住双渓古月,今年15岁,有一位哥哥。父亲于2022因病往生。55岁母亲有类似痉挛性疾病,导致口齿不清、手指僵硬、行动不便,经常腰酸背痛。 母亲在巴刹向别的摊位拿一些瓜菜类摆地摊,扣除本金,也只能赚几令吉,一个月顶多可赚取300令吉。 3人居住的屋子是10多年前一些善心人士搭建的砖板屋,里面都家具不多,大部份是别人捐的旧家具。3人生活非常困苦,靠当地慈善机构接济度日。 家里人口多,衣服挂晒在屋内其中一角 。 母当清洁工撑一家七口  李斯是一位在霹雳州华小念书的印裔,父亲是一名棕油园工人,工作是采集油棕,薪水约1000令吉。2022年7月,他骑摩哆车到油棕园做工,途中发生车祸,他与迎面而来的罗厘相撞,造成右脚行动有问题。一年过去仍未完全复元,之前偶尔接散工,后来因为脚痛无法工作了。 一家七口全靠母亲清洁工一份薪水维持,生活十分贫困。李斯虽然是印度人,但语文学习能力很好,能说一口流利的华语。 原住民一家收入不稳定 丝汀娜是原住民,今年9岁,有3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一家六口住在离开小学5公里外的原住民村。…

Comments Off on 星洲基金岁末拨款40万令吉 2000援金济203贫户